2019白菜手机注册免费领彩金

大学生活因为哭过,笑才灿烂

时间:2013-03-22 10:43 文章来源:互联网 点击次数:

        —此文献给我们即将消逝的大学生活 1998年9月14号,当我一个人拎着两只大箱子站在南京大学浦口校区大门口的时候,我终于意识到,我的大学生活开始了。 其实从来没想过会考上大学,而且是南京大学。高中时所有的老师同学都认为我是无可救药的,当我高一下学期全年级?#25925;?#31532;二名,并参与了几次打架斗殴之后,连我自己都这样认为了。所有的转机是从高二上学期开始的。 那时我喜欢唱歌,在学校里的?#28909;?#25104;绩不错,人缘也可以。一天中午我走到宿舍门口的时候,听见里面的谈话里有我的名字: “……你说谁,郭杰……唱得好怎么样,最后不过是一个卖唱的… …他要能上大学,我他妈的就能读博士了。” 一种不可言状的冲动让我想进去揍他一顿,但这次我没?#26657;?#22240;为他说的很对。那天晚上是我上高中以来第一次去晚自习了。当我走进教室的时候很多人的嘴巴都张成了“0”?#20013;汀?/p>

      从那一刻开始,我爱上了考试,因为每次考试我都发现又有一部分人被我甩到后面去,最后,高三的下学期第二?#25991;?#25311;考试的时候我到了年级前巧名。我那时的心里异常地平静,因为这一切都是自己一点一点努力得来的。两年的时间里,有很多次我都快坚持不住了,但我一想到同学的那段对话,我就不再有什么其他念头,因为我要争一口气。 到了南大,一切都那么新鲜,那么多的新面?#31069;?#37027;么多让人兴奋的晚会,高中时的那股冲劲也渐渐消失了。 “我们每个人的?#19988;?/u>中都可能有一座对我们的生命?#27492;?#31070;秘莫测的城?#23567;?#37027;座城市养育过我们的欲望和激情,又让我们惶惑,让我们焦躁。那座城市很可能是我们?#19988;?/u>中最后的堡垒,它?#27425;?#30528;生命之中最后一点热量。当时间的洪水攻下了这最后的堡垒,死亡就将接踵而至。我的生命将被这接踵而至的死亡冷却,冷却成虚无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关于那一座城?#26657;?#25105;们也许有非常复杂的?#19988;洹?#25105;们也许还记得穿过城市的河流以及河流上破旧不堪的货船?我们也许还记得城市周围绵延?#27426;?#30340;群山及那些被砍伐的树林?我们也许还记得城市里错综复杂的街道以及街道上表情呆滞的人群?我们也许还记得城?#20889;?#32508;复杂的历史以及被现实清扫得无影无踪的历史的踪影?” 上面一段文字是我在大一时特别喜欢的,没什么别的原因,就是喜欢,也搞不清是出自谁的文集。 1998年10月我和本班的另一个同学赵深成立r"Heat and Cool”合唱组,起初也就是因为我们两个人都有兴趣唱歌,?#28799;?#20852;趣参加各种各样的演出;后来,他成了我大学里最好的朋友。记得那是1999年的元旦,我们应邀参加校元旦晚会,那天我们唱的是“步步高”,我们在前一天晚?#29486;?#22312;宿舍里抽烟、练歌,并想着第二天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出场,在烟雾环?#28006;校?#20182;一拍大?#20154;?ldquo;有了”。一个不同寻常的出场方式便诞生了。 1998年,12月30号晚8: 00,南京大学本部大礼堂。 主持人介绍了我们之后,音乐响起,但观众发现台上并没有人,忽然一束探照灯光打在台下的一个柱子边,赵深出来了“没有人问我过得好不好…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段时我以同样的方式出场,在歌曲的副歌部分我们一起走上台去: “世间自有公道,付出总有回报,说到不如做到,要做就做最好。”当时我们穿的都是单衣,在台下的时候很冷,当我们笼罩在追光灯雪一样的光线下的时候,一种暖暖的感觉从心底升起。当看到台下的观众被我们打动,和我们一起鼓掌的时候,我知道,我们这次成功了。 从此以后,我和赵深开始了大学时光中的“演艺生活”。 基本上每个星期都会有演出,而大一大的功课都并不轻松,听以中午的时间一般都会在教室学习。“唱歌只是一种娱乐,而不是事业”。这是我和赵深的共识,在这一点上他做的比我好得多。转眼间到了大一的第二学期,一年一度的“南京大学校园十大歌星赛”如期举行了。赛前赵深间我有没有信心拿冠军,我告诉他如有前二名我就很满意了,他却告诉我,要不然就别去唱,要唱就一定要得第一名。他这种不服输的劲头后来一直影响着我。从开始的选曲,试唱,包括后来的舞台造型,以及舞台动作,我们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 就在?#28909;?#21069;的一个星期,我不小合感冒了。这可把我?#34987;?#20102;,各种药片一?#23547;?#22320;吃,金噪子喉宝从来就没断过。我不想因为我影响“Heat and Cool”的发挥。天道酬勤,?#28909;?#21069;的两天,一切 OK了。那天晚上我们唱的是“左右为难”,当掌声响起的时候,我们已经知道结果了。我们拿了三个奖:“十大歌星赛第一名”、“最佳组合”、“最佳新人”。记得当天晚上我们从鼓楼校区回浦口的路上,一路地笑,赵深告诉我说其实在我们排练的时候,他就知道我们一定 n}一以的。我问他为什么,他告诉我在这个世界?#29486;?#24378;的力量就是你自己精神的力量,只要相信自己,并且努力,就一定能达到自己的 }1标—如果你的运气不是太差的话。 似乎?#19988;?#20013;有一片片的落叶,拾起任?#25105;?#29255;都折射着一点一点亮亮的东西,像舞台的灯光,像波光中的幻影。其实,当你可以无数次站在舞台上的时候,那时的感受便不再是兴奋和喜悦,似乎成厂一种工作,一种顾及自己顾及别人的“面子”的工作。 我在学校里有很多朋友,他们?#28799;?#24456;多朋友,于是我就有了朋友的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有时别人说有晚会或是什么活动会想叫我去唱儿首歌,本来就是别人看得起自己,而?#19968;?#26159;帮朋友的,当然应该义无反顾参加这些活动;但感到渐渐有些吃不消了,大二_L学期最多的一星期有6场演出,而且很多演出还需要你去?#36893;擰?#20026;了不给别人造成 “臭屁”的印象,对演出单位的要求都认真地照办。虽然次数比较多,但绝对没有?#20498;?#20943;料之?#21360;?#36825;样一来,期末考试竟然大部分科目都是60多分,我也备受打击。于是大二第二学期什么活动都不参加了,想把学习拎一拎。在南大,一切的 respect都要靠成绩说话,而这也是我感觉最底气不足的地方。于是那个学期我老老实实地学习,也不往鼓楼跑了,最长的一次竟然快两个月都没有进城。

相关内容

 
 
  • Copyright 1999-2018 qzuowen.com 版权所有 Q作文网
  • 网站备案号:京ICP备14048981号-3
2019白菜手机注册免费领彩金 四川时时高手群 足彩进球彩期 平特三肖精准 欢聚十三水棋牌下载 三中三计划 mg冰球突破辅助 舟山体彩飞鱼基本走势 四川快乐12遗漏任5遗漏 彩色篮球场 安徽时时彩走势图官方